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篮球比赛分析软件
篮球比赛分析软件 篮球比赛分析软件 > 回到明朝做昏君 > 第一四二章 庶幾無愧

绡悆姣旇禌璁″垎琛?:第一四二章 庶幾無愧

小說:回到明朝做昏君作者:紂胄字數:3963更新時間 : 2020-03-03 14:12:49
最新網址:篮球比赛分析软件 www.duiwbd.tw
    趙南星現在心中著實迷茫,現在的問題是自己該怎么辦?是聽天由命,還是選擇奮起反抗?

    所謂的聽天由命,事情很簡單,那就是先把清查工部的這件事拖下去,等到拖不了再去查。

    到時候自己在工部找幾個替罪羊往上一交,剩下的就等著陛下裁斷。

    到時候若是陛下讓自己回家,自己就回家。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不過東林黨的案子會不會牽連到自己就不好說了,一個搞不好自己就去錦衣衛陪他們了。所以這是一個選擇題。

    如果選擇奮起反抗,那么自己就把工部好好查一查,讓工部的人知道知道有工部侍郎趙南星這么一號人物。

    這也是陛下想讓自己做的事情,那就是把工部好好的整肅一遍,如此一來自己也就沒有什么危險了。

    只是這么干的話,自己就要面對很多人的報復了。甚至在東林黨里面自己也呆不下去了。

    自己該怎么辦?

    自己需要找一個靠山。

    那么找誰比較合適呢?劉一璟嗎?

    肯定不行,劉一璟這個人老謀深算,這個人靠不住,另外自己和他也沒那么親近。

    除了他以外,那么自己的選擇就只剩下一個了,這個人就是韓爌。

    在當前的情形下,韓爌也需要人幫忙。所以必須要找到韓爌,與他結成同盟,這才是自己的出路。

    韓爌現在在查東林黨的案子,也是非常棘手的事情。韓爌必然會和東林黨鬧掰,只要自己和他攜手,那么就有了底氣。

    他在那邊查,自己在工部查,雙管齊下!

    越琢磨,趙南星越覺得這個方法可行。

    至于所謂的東林黨,那些人也算是東林黨嗎?他們只是混入隊伍之中的渣滓!

    自己和韓爌在一起,完全可以把孫慎行給擠掉,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

    等一下明天的結果,如果孫慎行和劉一璟沒有達成協議,自己就去找韓爌。

    趙南星在心里面下定了決心,他覺得這是一條出路,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大明。

    與此同時,韓爌自己一個人正坐在書房里喝茶。

    屋子里面的燈火明滅不定,韓爌也沒有去管,只是靜靜的坐在那里,猶如一個老僧入定般,許久不曾動彈。

    通過今天的事情,韓爌大概把所有的事情都理順了。

    所有事情的起因就是魏忠賢,魏忠賢是為了報復,報復那些彈劾他的人。

    如果再往前推,事情在于陛下啟用了熊廷弼。

    那件事情的原因韓爌也知道,為此他還去見了陛下。

    那就是陛下做了一個關于飛熊和野豬的夢,解夢的是那個叫韓立的道士,而那個韓立是魏忠賢送到宮里面去的。

    魏忠賢為什么這么干?

    這個其實都不用想,太監固寵的方式千奇百怪,給陛下送女人、送各種各樣的玩物一點都不奇怪,那么他送一個道士給陛下自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陛下做了奇怪的夢,于是就去問那個韓立,那個叫韓立的道士就解了這樣一個夢。所以陛下任命了熊廷弼,朝中才有了后來的風波。

    之后楊漣他們愧對陛下的信任,把事情搞砸了,事情向著不可預測的方向滑落了下去。

    韓爌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有一雙手在推著這件事情往前走,將所有的事情推到了現在這個局面。

    想到這里,韓爌猛地抬起了頭。

    在整件事情里面,有一個人并沒有參與到其中,但是這個人卻無處不在,這個人就是陛下!

    所有的事情仿佛都是陛下在操弄。

    陛下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準備的,不得而知;陛下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插手的,這也不得而知。

    但是韓爌想清楚了一件事情,這是陛下想要做的事情。

    事實上白天的時候韓爌就有這種感覺了,所以他直接站了出來,為了驗證自己心里的疑問。

    結果是陛下給了自己答案,陛下把錦衣衛調過來的,這就證明陛下希望自己這么干。

    陛下想讓他老韓把這個案子定下來,將東廠大牢里的那些人全部治罪,甚至還要牽連進來,把更多的人裹挾進來。

    陛下就是在逼著自己這么做,如果自己不按照陛下的意思做,那么自己就是下一個進錦衣衛監獄的人。

    想到這里,韓爌的冷汗都流下來了。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你沒得選。

    “老爺,天色不早了,明日你還要當值,早些歇息吧?!崩瞎薌液@吹膠珷p的身邊,語氣溫和地說道,同時帶著一絲絲關心和擔心。

    跟著自己家老爺這么多年了,不知道多少年沒有見到老爺這個樣子了。

    韓爌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管家,沉聲開口說道:“韓福,老爺問你,如果老爺我做一件事情會得罪很多人,但是陛下會歡喜;如果我不做,陛下會遷怒我,甚至我會被鎖拿下獄。你家老爺該怎么做?”

    聽到自己家老爺的問題,韓福沉吟了片刻,恭敬的說道:“老爺,這些都是朝中的大事,我也不懂,自然不知道該怎么說?!?br/>
    “不過有一件事情我是懂的,這天下的事情,再大也大不過公理和道義。如果陛下要讓姥爺做的事情有違公理和道義,那老爺就可以不做。當年老爺讀書的時候,有一件事情我的印象特別深刻?!?br/>
    聽了自己家老管家的話,韓爌也來了興趣,笑著問道:“什么事情?”

    “那個時候老爺還年輕,有一次老爺讀一篇詩文讀的很大聲,當時我還沒有聽過那篇詩文,但是就覺得老爺讀得很有氣勢。那個時候的老爺神采飛揚,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至今都沒有忘?!焙Q壑寫嘔襯畹乃檔?。

    “還有這樣的事情?”韓爌笑著問道:“說來聽聽?!?br/>
    “當時老爺捧著詩文,就在老家宅子的涼亭里面。那是一天晚上,老爺就那么捧著那本書,高聲地吟頌著,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

    惟其義盡,所以至仁。

    讀圣賢書,所學何事,

    而今而后,庶幾無愧?!?br/>
    聽著老管家的話,韓爌的心里面有一陣恍惚。

    這一段書文,他自然是記憶猶新,出自元阿魯圖《宋史·文天祥傳》。

    這句話是藏在文天祥的衣服里的,他死了之后,在他的尸體上發現了。

    聽到這段詩文,韓爌也想了起來,那是自己讀書生涯之中少有的失態。

    當時自己壯懷激烈,一心想著學文天祥。

    這么多年過去了,自己都快忘了當時了。

    抬頭看了一眼老管家,韓爌微笑著說道:“難得你還記得?!?br/>
    韓爌的眼中全部都是緬懷,那是他失去的青春。

    老管家韓福笑著說道:“我當然記得,老爺那個時候最英武?!?br/>
    聽了韓福的話,韓爌也笑了。

    他明白了老管家的意思,老管家就是在告訴自己,既然不知道怎么選擇,怎么選擇都不對,那么索性就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按照公理和道義去做,至少無愧于心。

    韓爌站起身子,走到門口,伸手輕輕地拉開了門,眺望著天上的月亮,開口吟誦道: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

    惟其義盡,所以仁至。

    讀圣賢書,所學何事,

    而今而后,庶幾無愧!”

    雖然聲音并不高,也不再像年輕時那樣肆意飛揚,但是就這么站在月光下,韓爌的身軀異常挺拔。

    管家韓福站在韓爌的身后,看了這一幕,眼光中神采飛揚。

    這才應該是自己家的老爺,這才應該是自己家老爺應該有的樣子!

    半晌,韓爌空轉回了頭,輕輕的舒了一口氣,似乎一身的煩悶就這么沒了。

    韓爌笑著說道:“天色不早,也該睡覺了,年紀大了就不應該發瘋。你也早點睡吧,年紀比我還大,多活幾年,多陪我幾年?!?br/>
    一輩子的交情了,韓爌此言也算有感而發。

    韓福笑著說道:“好,我多伺候老爺一些年?!?br/>
    主仆二人相視而笑,隨后都去休息了。

    這一晚上很多人堅定了信心,這一晚上很多人找到了方向,這一晚上看似什么都沒有發生,這一晚上卻又發生了很多事情。

    當太陽升起來的時候,陽光灑滿了紫禁城,在陽光的映襯下,金色的琉璃瓦更顯輝煌。

    朱由校面無表情地站在臺階上,看著遠處疾走過來的陳洪,笑著說道:“這又有什么事情了?”

    “皇爺,戚金送來了一份題本?!背潞榱λ檔潰骸白蛺煬退蛻俠戳?,只是昨天晚上沒有看到。今天早上下面的人送上來,奴婢連忙給皇爺送過來了?!?br/>
    朱由校伸手將題本拿了過來,輕輕的翻開。

    題本的內容也不算復雜,就是希望自己能夠準許他將一些戚家軍的老人調過來。

    說起來這件事情,是朱由校的疏忽。

    這么長時間了,自己一直沒有動這件事情,不過這件事情也是應有之意,倒算是可以,沒有什么其他的問題。

    估計這幾天戚金愁壞了,這一份題本估計也是他硬著頭皮上的

    朱由校想了想,然后將題本遞給了陳洪,“準了。讓人告訴戚金,他可以調一萬人過來。如果人不夠的話,讓他自己去按照戚家軍的標準去選,給他一萬人的名額?!?br/>
    所謂按照戚家軍的標準去選,是因為戚家軍選人是有嚴格的要求的。

    這一次在京營選出來的人其實算不上戚家軍,只是軍中的精銳,按照戚家軍的方法操演罷了,所以戚金只是在練兵。

    這一次朱由校給了一萬個名額,是讓戚金按照戚家軍的標準去選,實際上等于擴編了一萬人。

    這又是一筆大錢,不過這個錢也不能心疼。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篮球比赛分析软件 www.duiwbd.tw。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duiwbd.tw